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五章 滨江小区(1/2)

第二天一早,婷婷打电话给我,让我赶紧去趟丁兰学校宿舍。

我到了后,发现是一封丁兰临死前写给我的信。

信的大意是:

阮林,我确实因为爱慕虚荣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但我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报应。

我知道你也在用“死神交易”,因为只有同是“死神交易”的用户,才可能在任务中彼此交接。我接到勾引你的任务后,就知道你也深陷其中了。

记住,1:一旦接受任务,就必须完成。2:“死神交易”一旦安装,就永远无法卸载。

从她留给我的信来看,她应该属于资深用户了。我看完信后,想起和丁兰一起的美好时光,心里难受了起来,也不再怪她了。

刚想躲起来大哭一场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

是老司机。

老司机在电话里说,老神仙没时间,见不了面,但他给我们算了卦。必须马上去滨江小区,这灾才能躲过去。

我心里还想拖延几天再去滨江小区,先把小程序死亡交易的事情搞明白。

但老司机执意现在就得去,而且他的那辆小货车已经开到丁兰学校的大门口了。

我拗不过他,只能上了车。问道,“老神仙是怎么算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是根据你的生辰八字算的。”老司机正顾着开车,并没看我。

“可是我并没告诉你,我的生辰啊,他怎么知道?”我蓦然怔了怔。

“他是老神仙嘛。”老司机含糊了一句,急忙上了环路,他开车又快又稳,虽然开的是货车,但毫不逊色,一口气连超了5辆私家车。

不愧是老司机啊,老司机说的话还能有错嘛,再说,有他在身边,我也稍微安心了一些,也就没太多想这些。

车在滨江小区停下后,老司机并没带我去案发的那个楼,而是往隔壁的一个居民楼走。

“这是去哪?”我跟在他身后。

“我的一个老朋友那,王肖警官,这个案子他负责。”老司机见我有些疑惑,说道,“我开货车前,是给领导开车的,所以有点关系。”

我们到了王肖家,见他家里布置的极为朴素,我见王肖的外表,就像个老刑警,浓眉上扬,法令纹深长,这样的人坚毅刚正。他虽然在家里,但衣着整齐,身板笔直,一看就知道曾在纪律部队呆过。

我们和王肖也没太多客套话,直奔主题,就想知道这个案子还有没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。

王肖为人也比较爽朗,把他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我们。我一直担心他会说堵门锁的事,但还好他根本没提。

煤气泄露确实是意外,不过有个情况也蹊跷。

“我在煤气中毒身亡女性的手机里,发现了一款叫“死神交易”的小程序,在这款程序里,死者曾经提交了一个请求。”王肖微微的皱着眉,没露声色。

“什么请求?”我和老司机齐声问道。

“让她的婆婆去死!结果在她提交请求的2天后,她的婆婆确实因煤气中毒死亡了。这确实很巧。”王警官表现出纠结的神情来,很显然他并不认为此事和小程序有关,但又觉得有些奇怪。

说完,还把她婆婆的照片拿给我们看,我看这照片上的独眼龙老太婆,发现这不就是我在楼道里见到的捅煤炉的老太嘛。

我脑子里轰然响了下,原来我去堵门锁的时候,这老太婆就已经死了,一想到这,我后脊梁都生出了一股寒意来。

“他们婆媳关系生前一直不太好,这个我是知道的,不过是个诅咒的游戏罢了,巧了。”王肖找了一个合理的说辞。

我和老司机从王肖家出来后,他让我在身上所有的洞上都塞上一种味道奇怪的泥。

“这是大蒜、蟾蜍、鱼屎、柳叶、唾液,碾碎后混合的泥浆。”老司机说我八字阴气重,务必都塞满,这样一来不会有生命危险,二来也可以和鬼魂沟通。而他呢,阳气旺,意思意思涂点就行。

我忍着恶心的味道将鼻孔、耳孔都塞满了,嘴里也含了一口,眼皮也涂了一层,这下满意了吧。

“还有一个地方没塞,”老司机往我后面的部位瞅了眼。

我只能把手伸进去,接着往那里塞,那东西一进肛门就觉得奇痒无比,我忍不住要去抠几下。

老司机又从货车里抱下来两只大公鸡、一条大黑狗。

我们到了案发现场,房间门自动开了。

我战战兢兢,在门口没敢进去。

老司机倒是没什么感觉,满不在乎的说,“没事,有我呢。”

我只能跟他进了屋。

外面正是艳阳高照,太阳火辣辣的,但屋内却出奇的冷,我只觉得一阵寒风吹来,哪都冷,从脚指头到腿肚子,从头皮到胸口,一路冷下去。

而且房间里阴森森的,一片漆黑。

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撞门声。我走过去正要打开门,发现外面一个人也没有。

老司机说,“别慌,都是幻象。”

这时,开门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,我没理会。

转回身,看见老司机在地上摆蜡烛,一只穿红衣服的女鬼正趴在老司机身上,而红衣女鬼的身上还有一个掉了脑袋的小孩。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快穿地府:阎君靠边站神武帝尊地府巡灵倌总裁强势爱:染指,小甜妻!巡阴人豪门隐婚:毒舌影帝偏执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