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四章 排行榜(1/2)

我回出租屋时,看到一个女孩正蹲在我家门口哭,不会是白天见到的那家的女鬼吧!我心里直哆嗦。

上去一看,发现竟然是我的前女友丁兰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我问道。

丁兰并没回答我,而是直接抱住了我,然后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哭。

这小婊子不是说不喜欢我了,不想再见到我嘛!今天怎么这么反常?这跟昨天见到的丁兰可是判若两人啊。之前她是那么不待见我,今天却投怀送抱?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问。

“我害怕。”丁兰说完又是一阵哭。然后一对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,“我今天能住你这吗?”她边说,边要把身子贴近我。

说实话,虽然我们高中时候就开始交往了,但我跟她最多也就是牵牵手而已。没想到她今天突然变得这么骚,也好,我正好一雪前耻。

我们进了房间后,她说要先洗澡,然后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听浴室的水声。不一会,她裹着浴巾就出来了,还让我也去洗个澡。

这个暗示未免太明显了些。我哪有精力去认真洗澡,冲两下水就完事了,出浴室后,打开卧室门,就看见她半卧在沙发上。

她示意我坐到她旁边来,我刚过去,她就迎了上来。

我正想把这几天的压力和不安的情绪都释放出来的时候,发现丁兰又开始抽泣了起来。

然后她的皮肤也开始慢慢变成樱桃红色,身上散发出一阵浓烈的煤气味。

慢慢的,我的整个房间都被煤气味充斥着,我开始呼吸急促。

那个小女孩也从床底下爬了出来,只是没了脑袋。我惊得一身冷汗,一把推开她,大叫一声,“滚,你这个鬼!”

“你说什么呢?谁是鬼!”,丁兰突然又恢复了原样。

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起来,“你就算不要我,也不能这样说我啊!”

我又仔细看看她,这确实是丁兰。

“你是不是嫌我脏了?我确实是被他玩过了。怎么,你不要我了吗?”丁兰看着我,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。

“不是这个原因,”我说,“是别的事,今天还是算了吧。”

我如果跟她说我今天的遭遇,她肯定会觉得我是神经病,就算不认为我在胡说八道,她也会被吓得不轻,说它干什么呢。

“你还是走吧。”我说。

“你真的不要我?”丁兰说。

“我今天状态真的不好,下次我去找你。行吗?”我看着她说。

丁兰抓住了我的手,又苦苦的哀求道,“那我今天还可以在你这过夜吗?”

我真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了,我又有点于心不忍。

但一想到刚刚她变成鬼的画面,当然,这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,但实在是没有兴致做那种事情了。

“今天真的不行。”

丁兰听到我说的话后,神色突然暗淡了下来,默默的穿上衣服走了。我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好像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接到了老司机的电话,说是约了老神仙明天见面,到时候过来接我。

我听完后,感觉心神安宁了不少。不管那老神仙是真是假,最起码有了些安慰感。感觉这一切终归会过去的,今天是周一,新的星期会有新的开始的。

这个时候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。我接过电话,竟然是婷婷。婷婷说话声音急促,“阮林,昨天晚上,丁兰是不是去了你那。”

“是,怎么了。”我说。

“她死了。”婷婷几乎是哭着说了出来。

她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死了?我震惊道,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她昨天晚上从你家回来后,哭着说,完了,完了。然后躺在床上,就死了。警察那边已经来过人了,说是心脏衰竭,我现在好怕,该怎么办?”说着说着,婷婷又开始哭。

“见面说吧。电话里说不清。”婷婷说完,跟我要了我家的地址,打了个车过来。

一见面,婷婷又开始哭。

现在我面前的婷婷早已没有了之前的高傲,更像一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娇弱女子。

我央求道,“姑奶奶,你先别哭了。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说,丁兰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婷婷质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和我有关?我昨天连碰都没碰她。”

我急忙撇清关系。婷婷若有所思的说,“昨天晚上,丁兰是说你没要她。她还说,如果要了,她就不怕了。我还奇怪呢。”

我昨天晚上其实是想直接把她直接推倒的,要不是因为见了鬼,早就拿下她好几回了。

可这些我没法跟婷婷说,说了她也不会信。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快穿地府:阎君靠边站神武帝尊地府巡灵倌总裁强势爱:染指,小甜妻!巡阴人豪门隐婚:毒舌影帝偏执宠